興邦整裝大國工匠巡禮/久久為功,行穩致遠——王衝

來源:瀋陽網 2021-01-06 15:15

  

  提起“工匠”二字,很多人往往都會聯想到德高望重的老師傅,歷經多年磨礪,最終成為一方能手。而今天我們《大國工匠》專欄要介紹的是一名90後,年僅25歲的他就成為了興邦整裝高級工程監理,他是來自黑龍江齊齊哈爾的王衝。

  第一眼看到王監理的時候,記者並不敢相信,面前這位儀表堂堂的受訪者是已經有長達11年工齡的老木匠了,但當視線落到他放在桌面上的雙手時,才打消了記者的疑慮。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,王監理的手看起來更粗壯有力,潔白的襯衫與被烈日曬得黝黑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不過手雖粗糙,但卻富有靈性,飽含着夢想的温度。這種温度,是興邦整裝大國工匠精神的“温度”。

  興趣

  一個民族,需要仰望星空的人,也需要腳踏實地的人。就像一個企業,需要創新的能人,也需要精雕落實的匠人。當學歷不再是“硬槓槓”,關係也不再是“敲門磚”,優秀的年輕人沒有背景,只要有辛勤的背影,在如今的時代一樣可以大展宏圖。

  記者:為什麼初中畢業沒有繼續讀書,而是去學了木匠?

  王衝:我那時候不喜歡讀書,初中畢業也沒考上高中,家裏人就送我去學了木匠。開始只是感興趣,學了之後就更喜歡這一行了。

  記者:手藝是在老家學的嗎?

  王衝:對,我是在08年拜的師。師傅的木匠手藝在周邊都非常出名,我父母也看好他手底下活多,我能多學些東西。在師傅家住了2年,最開始學習磨刨子、伐鋸等基本功,很枯燥,但都咬牙堅持下來了,因為和讀書相比,我還是更喜歡做木匠。師傅脾氣特別不好,傳統的老師傅,他有他講究的東西,如果你不按他説的方法來,他就會特別嚴厲的説你(記者:都因為什麼事情説過你)。太多了,已經記不起來了,就像家常便飯一樣,所以到後來就不會往心裏去了,反正師傅這麼做也是為我好。

  北漂的日子

  不是每一個士兵都能成為將軍,但每一個人都能努力成為大匠。

  記者:您出師之後去了哪裏?

  王衝:跟親戚去了北京做裝修,接一些工裝,樣板間之類的活。在那兒呆了3年多。

  記者:北漂的日子辛苦嗎?

  王衝:在北京生活條件確實不怎麼好,當時住在南五環,3個人擠在7,8平米的簡易出租屋裏。每天早上5點多就要起牀,去趕最早的一班公交車,去北四環北五環那邊,每天工作10個小時,下班還要做公交車回去,晚上到家最早都已經8點多了。但怎麼説呢,那個時候感覺看什麼都新鮮幹勁十足,倒也不覺得辛苦。

  記者:後來因為什麼原因來瀋陽了呢?

  王衝:當時是2012年,家裏人覺得我不能老在外面漂着,北京的房價又那麼貴,在北京終歸不是長久的打算。後來聽別人説瀋陽這邊裝修行業發展的挺好的,於是我就來瀋陽了。來瀋陽之後隨便找了一家小公司,做了一年多,沒什麼活,繼續幹下去也沒什麼意思,在2014年的時候跳槽來到了現在的公司,做了4年多的木匠,去年成為了監理。

  把每一家活當成自己家事情來做

  用一份專注,淬鍊出時光的品質;憑一份真誠,堅守着自己的初心。王衝能成為公司的中流砥柱,是因為無論在多麼平凡的崗位上,他從不浮躁,始終關注精益求精,久久為功,直至成為客户眼中的值得信任的人,同事眼中的優秀能幹的人。

  記者:來公司這些年您覺得您自身有什麼成長嗎?

  王衝:做事情的態度有了改變,眼界更開闊了,能站在客户的角度去考慮問題,會想着怎麼讓客户省錢,當工人的時候就不會想這麼多。再就是技術手藝方面,水電瓦木油各個工種的知識我都可以學習,在當監理之前,公司有一個為期40天的培訓,6個老監理輪流帶着我去工地學習質檢,這些都對我有很大的提升。

  記者:您的年紀在監理這一行中算小的了,在工作中有沒有因為年紀的原因給您造成過困擾?

  王衝:有啊,還不少呢。(記者:能具體説説嗎)我還沒當監理的時候,有一次我去一户業主家做吊頂,業主看見我,你能明顯感覺到他的不信任,説了句“唉,這麼年輕的木匠啊”我知道那個時候我説什麼都沒有用,只有用實際行動去“征服”他。做了2天之後,業主非常滿意,因為他比較了左鄰右舍的木匠活,覺得還是我給他家做的好。所以説還是要憑本事説話,做每一件事情都認真對待,把每一家活都當成自己家的事情來做,認真服務好每一位客户。

  記者:當成自己家的活,那假如您家裝修,作為專業的您,都會關注哪些細節呢?

  王衝:那真是太多了,裝修很麻煩的,就拿水電瓦木油中最重要的水電裝修來舉例吧,作為客户應該關注開關插座和水路接口的位置,要根據自己的日常習慣來設計,還有就是插座的數量也要留夠,像廚房這種地方小家電比較多,如果插座不夠,到時候放插排太難看了。而作為監理要關注水電裝修前的開槽,槽開的直不直,直接影響後期水電的施工效果,開槽厚度一般是地面粉刷層2--3cm,這是剛好把水管或電線管放進去的一個深度,另外還要求所有的牆面開槽要橫平豎直,方便後期牆面安裝瓷磚,還有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水路打壓測試等等。其他的我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,總之裝修無小事。

  記者:能説説你眼中的公司是什麼樣的嗎?

  王衝:我眼中的公司,就是身邊的同事、領導都挺好的,分活也挺公平的。工藝,衞生要求很嚴格。(記者:嚴格?從什麼地方體現。)單純從木匠的角度來説,就比別的公司要求高,比方説吊頂用的骨架,別的公司一般都是用開的夾芯板釘,而咱們公司要求先打眼,再上木塞,工序很繁瑣,費非常大的勁,但這樣做完的吊頂比較結實,不容易開裂。興邦是一個很好的平台,6萬平嘛(指興邦整裝佔地6萬平的家居定製城),在瀋陽沒有哪家公司能做到吧,我為我是興邦整裝的一員而感到自豪。

  工匠精神”是靠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,沉潛蓄勢,才能達到了事業的高峯。年輕的工匠,不年輕的工匠精神,把執着融進了血液,把專注刻進了生命,淡然應對身外紛繁喧囂和霓虹閃爍的世界。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有志青年,學習王衝身上的工匠精神,湧現出更多年輕的“老師傅。

  編後:至此,《大國工匠》專欄已刊發二十六期,在此過程中,我們努力刻畫着這個浮躁的狂潮裏,一個個可貴的匠心故事,用真實生動的榜樣力量,沁染讀者的心扉。希望能和讀者們一起,從匠心精神裏,汲取最樸素的生活力量。

編輯:xw02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瀋陽網官方微信(sydcomcn)
本文為商業推廣,不代表本網觀點。